此间

短平快选手,由着性子来。

【衡兰】不老梦 01

马球会那次,有个漂亮的紫衣小姐姐说了一句话,深有感触。

“这个小姑娘,活得像太阳。”

于是我想让明兰像太阳一样活一次。


“明儿,明儿。”盛王氏刚回来,身边的妈妈就急匆匆地来报,怀胎的白小娘难产去了,六姑娘受惊,又得了风寒,眼下昏昏沉沉地躺着,她连忙去看自己女儿,忧心重重。

刚到明兰的闺房,如兰在小女儿床榻边候着,颇有些着急,“母亲,妹妹什么时候醒啊,她今天原本还说好要和我一起去吃糖糕的。”

盛王氏一指头戳过去,“你呀你,别光顾着吃的,好好看顾着你妹妹。林噙霜这小贱人,管家权在她手上,眼下连个大夫都请不来,真真是要气死我。”说罢,转身找妈妈吩咐去了。


明兰的意识挣扎在一片混沌里,耳边响起的声音忽远忽近。

“大…娘…子,”她睁开眼时,盛王氏的愁容被明兰看个正着,不由得喊出声来,只是嗓子嘶哑,也就一个“娘”字喊得清晰,其他人瞧着,也就是唇齿动了动。

“我的明儿啊,你受苦了,这回我非活撕了那姓林的皮不可。”

盛明兰愣在当场,这都什么和什么?

病中的小女孩儿本就精力不足,她虽有心探寻,但眼皮不听她使唤,又合上了。


梦里头和连环画似得,两个女孩儿不同的人生交错相映。

从前是个小心翼翼的庶女,眼下就是个受宠爱长大的嫡出。

曾经卫小娘是她小娘,现在则是她女先生,难产去了的却是另一位不识得的小娘。

过去劳心劳力做了许多年侯夫人,如今又回到未出阁的幼时。

盛明兰一时竟不知如何面对。

这样的童年,也是她曾羡慕过的。


晚上她又醒了一回,吃完厨下备的白粥,才发现父亲和大娘…母亲都过来她房里,为着看她一眼。

“明儿醒了,”盛纮摸摸她额头,去哄自个小女儿,“小六乖,把药吃了,就能快快好起来。前几日你不是说想养只猫儿嘛,爹爹许了你,但是你得先把药喝下去,怎么样?”对着这个乖巧的幺女,他一向疼宠。只一桩事,明丫头病起来是个怕苦不爱吃药的,每每都要哄着骗着。

明兰眼下虽然壳子还是个小姑娘,可她自认心智是个大人,就痛痛快快点了头,主动把药端过去一口饮下。

…就是真苦啊……

她这回眉头都不带皱一下,把盛纮稀奇得不行,转过头去和王氏说话,“我们明丫头长大了啊。”

连他手边的糖渍梅子都没要上一颗。

盛王氏又好气又好笑,自打她的小六出世,夫妻两的关系也逐渐和缓,偏生丈夫爱去逗明儿,在她明丫头生病的时候尤甚。也幸好明儿是个知事理懂分寸的,每回一病,就爱朝她父亲撒娇,但又恰到好处不会过分,惹得丈夫也更疼上她些。

丈夫不说,小六不提,她还是主动把这梅子端过去,白瓷碟里紫红几颗,勾起了明兰的食欲。她瞧着小姑娘耳朵尖红了红,主动接受了她的投喂。


冲动开文,写到哪算哪,试试短平快更新。

评论(7)

热度(139)

  1. 观澜(SX)此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