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

短平快选手,由着性子来。

推一个视频,比小公爷一个人黑化更带感的是全家一起黑化。

[刘奕君/刘敏涛/朱一龙丨齐震X静妃丨齐衡]不好啦!齐国公一家子造反啦!丨赠暗暗,up主:SuMm墨白,a/v41122657


齐国公齐震,热衷搞事,终于举家造反成功,大权在握。

小公爷齐衡:今早起床打开窗,爹妈造反啦???

静妃麻麻:嗯,都好。

被亲友安利了声入人心,虽然在主页看到很多次了……

看得忘了更新,dbq QAQ ,可是真的很好看!

既然都忘了更新……那……

我决定多看一点!


【衡兰】今朝我嫁 01

微敬兰,五六真实姐妹情,明兰视角。
没看更新,一鼓作气瞎写。
中心思想:既然大家都是二婚,请凭本事正经求娶。

顾明烨当着她的面求娶的时候,明兰心里头如乱麻一团,回了暮苍斋,在床榻上辗转反侧一整晚,以至于第二天去寿安堂问安时挂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
“明丫头,到我身边来,”祖孙两亲亲密密地挨在一处,“祖母就问你一句话,你喜欢顾廷烨这桩婚事吗?”
明兰想了片刻,茫然地摇摇头 。
“孙女不知道。”
盛家上下所有人,这些日子全在拐着弯问她。
如兰问她对顾廷烨怎么看,她就将他夸出一朵花来。
但谁在她嘴里都能找出一大堆出色之处。
大娘子爱女之心昭昭,细说好处,避着祖母问她愿不愿嫁,明兰当时以祖母为由借口推脱,岔开话题应对,事后想着她其实也是愿嫁的。
顾廷烨和贺弘文,在她眼里谁来提亲都一样,她也愿嫁。
只有祖母,真心关爱她,生怕她受半点委屈。
明兰忽而流下泪来,伏在祖母膝上哽咽着哭了一场。
她愿嫁,可是她不想嫁。
可是顾廷烨机关算尽,为她设了偌大一个局。她听着他剖析心意,句句惹她惊诧,也有一瞬间被打动,可是从没有小女儿的娇羞。

盛老夫人心疼地看着出落得花一般的孙女,自打在她面前争过一场毫无结果,面上还是温顺恭良,年纪轻轻却早已心如槁木,如今顾廷烨设计她孙女婚事,好似硬生生刮开她完好皮囊下化脓流血的腐肉。
这世道,身为女子,殊为不易。
她何尝不懂明兰的心思?
“房妈妈,替我更衣。”她轻轻拍一拍明兰柔软温暖的手,让小孙女站到一旁,自己好起身。
明兰下意识就扯住盛老太太衣袖,”祖母,您要去哪?”
她的祖母少有对她严厉的时候,此刻却板起脸,将当年京中贵女的气度完完全全展现出来。
“当年上汴京,我说过,只要祖母在你身边,明儿什么都不用怕。你往日总怕给我惹麻烦,祖母却不能总叫你怕下去。这门婚事,你若不想点头,哪怕是当今,也不能够压着你成亲。”
勇毅侯府千金的身份,也不仅仅是摆着好看,说着好听的。

明兰的手指渐渐松开,垂在身侧捏着裙裾。

第二天一早,大娘子替老太太备了马车,明兰目送祖母出门,心情低落地回院子里头去了,神思不属。
那边厢,盛老夫人没花多少时辰,被留在宫里用了一顿午膳就回了,回来后什么也没说,只是差人送了些闺阁女儿才能用的小玩意儿给明兰。
他们那位仁厚的官家虽去了,他的皇后却仍在,晋升成了太后,被敬着捧着。当今作为昔日宗室子弟旁支,又是刚刚继承大统,这时候行事只会更慎重。宫墙里头的风,不是想透就能透出来的。
除非东风有意。
盛老夫人这般想着,缓缓饮下一碗茶汤,眉眼隐隐透出作贵女时的恣意飞扬。
她是不会领兵打仗,可要说算计,读了十几二十年兵法的顾廷烨未必比她擅长。
“房妈妈,你去替我剪上一些开得正好的花儿来,许久不曾动过我这把老骨头,如今倒是想插上一瓶喜庆应景的。”
房里服侍的得了吩咐,到园子里仔细挑去了。

明兰其实还是睡不着。
难得一次,她主动到葳蕤轩去瞧瞧她那重色轻姐妹,许了某位文姓新科进士就把她抛诸脑后的五姐姐。
”小六,你怎么来啦?不过你来得正好,快帮我挑一挑。”如兰得了通报,停下正在翻看妆奁的手,招呼她过来。
“喜鹊?喜鹊!”她又扬起头朝门外喊,“你去小厨房让他们上一份顶皮酥来。”说完就拉着明兰的手,三两步到了梳妆台前。
旧日里,除非打着压过墨兰装扮的主意,如兰连永昌伯爵府吴大娘子前来相看也不曾动容,甚至连衣裙妆发都不想重整,现下竟是把十八般功夫和开了一窍的玲珑心悉数花在打扮上,教明兰十分惊奇。
爽利的姑娘面对她的问话竟是羞怯起来,“这不是二哥哥明日沐休,敬哥哥要上门来讨教一二吗?”说着说着,她一把握住明兰的手腕,“小六,你厨艺好,不如,不如我明天去暮苍斋找你,你教我做样点心吧?二哥哥劳累,我做人妹妹,想给他送点吃食。”
明兰一下就听出如兰的小心思,就是听着一连串的“哥哥”有些牙酸,不过多少冲淡了她自己的愁绪。

姐妹俩说了一大堆的话,如兰突然停口,问:“你是不是要嫁顾廷烨了?我母亲她……”
她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儿,喜欢文炎敬时尚且顾虑盛家,不似墨兰一般非把私情闹得满城风雨,做不出廉不知耻的事来。如兰不知内情,但以为顾廷烨要求娶自己,让妹妹替她嫁进去,她很难过,一时间又说不上到底难过些什么。
有了心上人的姑娘似乎对这些事格外敏锐,明兰的沉默好似给了如兰更大的勇气。心里已经知道了答案,她把最重要的那句话用陈述的方式问出口。
“你和小公爷,当时是两情相悦的?”
仿佛有丛生的蔷薇连花带刺一起扎进明兰心底般,提醒她那些无疾而终的风花雪月。
墨兰看着文弱娇羞心眼多,她自个儿历来是走一步看三步,小心谨慎的,独独如兰,原先总觉得她娇憨畅意,羡慕她得上天垂爱,不需思虑烦心太多。
没想到她才是三姐妹中最豁达通透的一个。

明兰沉默着和如兰对望,终于开口,声音像是烈日烤过,油里煎熬出的,“五姐姐,你在说笑吧?”
大抵是得了圆满的青年男女希望天下有情人都能终成眷属,如兰反过来一把抓住她的手,很认真地低声去问:“你还喜不喜欢他?”
盛家五姑娘此刻笑得像藏了储备粮的小狐狸,可惜明兰一没见过狐狸,二没瞧过如兰反(cong)常(ming)成这样,三被在意着的人和事转开了注意力,脑子一下没她五姐姐灵光了,结果又是一夜不曾好眠。
如兰呢?第二天抱着她的小秘密去给她的敬哥哥和二哥哥,啊不对,是给二哥哥送糕点去了,心情比汴京上头的朗朗碧空还好。
比如昨天谁来了盛家拜会祖母,又是为的什么事,和明兰又有什么关系?她还想瞒上一会,哄得小六好奇,多教她做上几样吃食。

下篇齐衡线,我估计写出来之前还是不敢看更新。
有缘看到我那篇《全世界都在打助攻》草稿的朋友,我们明天再见。

在外面逛街,本来是想存草稿😂结果发出去了,等我打完再发吧。手机客户端稍微有点不方便……


敬兰是真的!锁了锁了!

如兰太可爱了我忍不住!

我喜极而泣!

我要写文!


【衡兰】不老梦 03

——于万人中万幸得以相逢


人人都说,盛家嫡出的五六姑娘这对姐妹花,不是双胞胎,默契却更胜双胞胎。

要明兰说,那是因为上辈子和她五姐姐相处得久了。

比如现在,如兰扭个头,她就晓得她要做什么。

明兰笑着把捏好的纸团放到如兰手心里,在心里默数“一,二,三”——如兰把纸团轻轻扔到墨兰身上。

隔壁席上的长柏无奈地看了两个顽皮的妹子一眼。

如兰对上这充满严肃意味的一眼,自然是敛了笑,硬装也要装出一副端庄模样,见好就收。

 

下了学,如兰自是要回到盛王氏院里,明兰也要回到祖母身边。

不过这做五姐姐的要是舍不得自己嫡亲的六妹妹,寻思了个借口出来,那就另当别论了。

如兰现下可不就扯着明兰的衣裳让她去做一碟竹叶糕?

她发誓不是真心想吃的,只是想同妹妹一处罢了。

明兰听她嘴上这么一说,心里头知道只能当耳旁风,笑挽着如兰的手一同走出书塾。

还留在书塾里拿着几本书反复收拾的不为瞧着盛家姑娘起身离开,便凑到他家哥儿旁边提醒该走了。

才开窍的少年郎红着耳尖白了自个儿书僮一眼。

走出书塾不远的明兰低头去理裙上挂着的穗子,借着阴影掩藏笑容里流露出的小儿女情态。


回了寿安堂,如兰进明兰房门就找她们家猫去了,嘴里还呼喊着“团团,团团”的。这猫是原先爹爹许诺给明兰的,只不过当年在扬州,上京事务繁忙,不好去寻,等安置好,就差人买了只皮毛漂亮的狸花猫来抱给明兰养。如兰小时嫌养猫麻烦,倒也不眼热,只是偶尔来明兰处同它耍耍。

明兰看自家姐姐捉着小猫抱在怀里顺毛顺得高兴,这才退出房门到小厨房去。

做糕点这事其实昨日就已说好的,明兰想着要蒸上好几个时辰,昨儿个晚上将用料都备好,再用青绿竹叶把捏好的糕点裹得四四方方,用小绳一捆,等下了学,小厨房里的婆子女使已按照她吩咐过的时辰上锅蒸好了,正温着等她房里来取。

“六姑娘,您怎么亲自来了?要吃这竹叶糕,吩咐我们一声送过去便是了。”

“不打紧,我只是先来尝尝味儿,竹叶糕多做了一笼,若是尝着好,便想着给祖母、父亲母亲和长柏哥哥都送去试试滋味。”明兰笑着应答,小蝶已经手脚麻利地给她取来碗筷。

“六姑娘纯孝。”给一个理由,婆子嘴里就能将主家夸出了花。

她笑而不答,去拆了绳,将竹叶一拨,热气挟带着五花肉的香味冒出,咬上一口,糯米味甘,肥而不腻,很是鲜甜软糯。

明兰点点头,小蝶是从小看着她大的,主仆自有默契,看姑娘吃得好,立马嘱咐那婆子取过白瓷碟装上糕点,一边同自家姑娘说话,“姑娘先回房吧,我带人替您去送糕点,小桃端一盘跟着姑娘回房里。”

“劳烦小蝶姐姐了。”明兰眉眼舒展,小桃也应了声,跟着走了。

她房里头那个兰也等了一段时间,一见明兰回房,一人一猫“唰”一下一起抬头去看她,都显得娇憨可爱。

“不知道五姐姐是惦着我回房,还是惦着这糕点?”明兰一边打趣她,一边从小桃手里接过竹叶糕端到如兰面前。

如兰和明兰好歹一同长大这么多年,知道小妹面上温良,心里头机灵得很,怂了一下,“那自然是我六妹妹。”说完,喜滋滋地拆了块竹叶糕试试滋味。

明兰看她小馋猫的样子和怀里的团团相呼应,不由得“噗哧”一笑,把猫接过来,“我看可不是这样啊。”

如兰也耍了回机灵,一直夸明兰,就是不掉坑,“这糕点还是明儿做得好吃。”

用完了几块糕点,小蝶也回来了,到明兰身边低声回话。

“老太太用过,吩咐我送一篮子樱桃煎给姑娘,主君和大娘子也说滋味好,长柏哥儿那边因是和小公爷在讨论文章,便让我先回来,两人都让我同姑娘道谢。”

她一怔,点头应了,按下心中思绪,侧身过去与如兰继续说笑。


又过了几日,明兰在回寿安堂的路上撞见候在路上的他。

“六妹妹。”齐衡喊住她,走到她身前。

明兰不能硬装作看不见,她骨子里疏狂,但表现出来却是一等一的规矩,只好行礼,“小公爷好,若无事,明兰就先行离去。”

他有些急了,把手上的东西都交给不为,“且慢,”齐衡说,“前些日子吃了六妹妹半碟子点心,恰好搜寻到一本食谱,知道你是惯爱吃食的,就想着作谢礼。”他言辞诚恳,旁边不为上前三两步把油纸包过的一本书交到小桃怀里,又退回齐衡身后。

“这,小公爷不必如此多礼,虽本就是为自家人备着,小公爷是客,长柏哥哥也很是该好好招待一番。”明兰心中羞涩,螓首微低,避过了他朗朗目光。

“六妹妹就收下吧,长柏兄我已经谢过了。”说完,带着不为转身离去。


明兰看着齐衡远去,把东西放到箱笼里头,回了屋才拿出来瞧。

是她之前心心念念,求二哥哥替她寻的一本食谱,多少有些难找。明兰不知他从哪里得知,这样上心。

情窦初开的少年郎不晓得怎样甜言蜜语,只想将一切最好的捧过来,连带着柔软的心尖儿一同交付给心爱的姑娘。

不懂归不懂,切切情意总是热烈如夏日初阳,晃得明兰眼晕心颤。

重来一次,有些事不一样了,有些事原来还是相同的。


昨天的更新里盛老爹还是很有个爹的样子。

题外话,一写吃的就开始跑题,虽然我也没吃过……

顺带提一下在02章末有衡兰同人推文,重点推第一篇,有扫到其他地方的再推给大家,老福特就请大家自己扫文了。


一点点对平宁郡主的看法

怎么说呢……
今天的更新和预告,我开始心疼平宁郡主了,陈老师演技真好。
不提衡兰,把郡主拎出来单独讨论,讲道理,她除了养儿子的时候包揽太多导致……她大的方向是没有做错的。

只是看剧的人多数不从她的角度出发。
而且郡主前期貌似是实用主义者。

1.她给齐衡挑媳妇,第一次看不上明兰是正常的,因为主流要求门当户对。至于你说为什么后来看上了要去说亲,想想他家什么状况吧?都快成京中笑柄了。

新帝自己有人,丈夫齐国公在新帝身边应该是不得重用的。
儿子齐衡成了鳏夫,开恩科时才刚考中了功名。
她曾经的儿媳妇下场那样不好,折损了全家的名声。
她本人被荣妃这样对待,没疯真的是内心坚强。

所以她答应齐衡,说不会【委屈】明兰。

明兰虽然庶女的身份一直没变,救驾的功劳也不归她,但比起齐国公府,她的优势在于:
一,是个清白人家的好姑娘。
二,父兄仕途还算顺畅,归中立派,改换新帝,将来两人说不定也是她儿子的助力。
三,养大明兰的盛老太太是勇毅侯府千金。在宫里那也是说得上话的。她来教养明兰,明兰的身份也是提了一层。
四,齐衡心里有她。(当然,我觉得这点是顺带的)

2.她在帝后身边养了这么多年,有一定【但是不够】的政治敏感度。
面对荣妃,她含糊其辞,给儿子留后路,等县主一家逼上来,局面就变了。这两方从荣飞燕一事开始就是对立状态,齐家已经得罪了荣妃,再得罪大家眼里未来板上钉钉的储君一家,怕不是要完。
举例,你看今天更新,其实她在和别人交谈的时候已经猜到了真相,但你看她还在夸荣妃,夸得多好。

3.她是一个强势的女人,请见她对齐衡的教育,还有她是怎么把齐家撑起来的。她也聪明,看叛乱里装疯就知道了,对她来说活命才是最紧要的啊朋友们,只是她不够聪明,不然也不至于到预告里头这个地步了……仔细对比,你会发现郡主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

【衡兰】不老梦 02

啊啊啊啊,土拨鼠叫。下一章可以开始互动了,拉时间线真难。抹泪。


重生三件事——练字,奉养祖母,再斗倒一次林小娘。

明兰把字帖拿出来,就开始对着纸笔发呆,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六姑娘这是怎么了?”卫氏掀了帘子进来,她家道中落,后来嫁了个秀才夫婿,怀的第一胎和明兰同岁,因而也做过明兰一段时间奶娘,现在给她当半个启蒙先生,慢慢熬过来,如今生活也算顺遂。

小蝶一边把刚热乎的手炉捧过来塞给自家姑娘,一边回话:“昨个儿姑娘本是悄悄到那白小娘处耍去的,白小娘正巧发动,没的吓着了姑娘,这受了惊又染了风寒,瞧着可不就没精神。”说完,把卫氏拉到一边低声说起了来龙去脉。

她们嘴里提的白小娘是个善良漂亮又规矩的姑娘,很有巧思,喜欢和孩子玩,心性相近,很受小明兰喜欢,是当成半个姐姐看的。但妇人产子历来都是半只脚踏入鬼门关,九死一生,白小娘进了盛家八九年才怀上第一胎儿子,偏偏胎大难产,人也跟着没了。小身子里头装的那个大明兰一想到前世自己小娘结局,觉得胸中有口吐不出的恶气。

什么都知道但是什么都说不出口的感觉真是难受极了。


盛王氏这边也是焦头烂额。

家里不日就要上京,东西都要打点收拾好,在这个关头明兰病了,这白小娘又没了,管家权还不在手上,活活叫她憋出一肚子火气来。

华兰在一旁宽慰她,劝她先办好白小娘的后事,等劝下了,出门思及自己的两个妹妹,想着往后和她们相处的时间不多,就动了去看她们的念头。


如兰已经睡下了,华兰看她睡得正香,嘱咐婢女噤声,自己去给她把被子掖好,在床边看了看,转身离开了。

明兰倒是还未就寝。

“大姐姐。”华兰一进门,就瞧见自家亲妹子干坐着,脆生生地喊她一声。

华兰过去挨着她在床边坐下,“怎么还没睡?”她摸了摸明兰柔软的头发,问道。

明兰摇摇头,“白天睡太久了,我睡不着。”

她靠在大姐姐怀里,当个软乎的小女孩,华兰心疼妹子,低声给她唱起采莲哄明兰入睡。

如今自己出嫁,所料不差母亲必定会重新掌家,祖母年迈,六妹妹需要养病又是个懂分寸的……华兰思绪逐渐飘远,动了让母亲把明兰寄养在祖母身边一段时间的念头。


盛家终于要上京了。

码头上,顾廷烨和盛长柏互相道别,卫氏前来送别明兰。这辈子,一个上京,一个留在扬州,怕是见的最后一面了,明兰拉着她的手,不错眼地看着自己曾经的阿娘。

卫氏有些伤感,她从手上摘下一个银镯子交给明兰,“六姑娘,盛家上下这些年待我很好,我也只有这些不值钱的玩意儿给你,就当是全了我们两这一场缘分,你也别嫌弃。”

那是她阿娘的嫁妆……

明兰伸手去抱她,把脸埋在她怀里,哭不得,喊不得。

小蝶在她身边不远处陪着,盛老太太遣人来说快开船,她得了话,只好走过去打断别离,“多谢卫娘子,祝您往后顺遂。姑娘,老太太喊我们上船了,我们走吧。”

明兰点点头,应声走了,临上船前没忍住,转头又看了一眼,连眼眶都红了。


盛王氏如今听了华兰的主意,拿了对牌钥匙,托老太太看顾明兰一段时间,堵了墨兰的路,且林噙霜因着白小娘一事短时间内遭了厌弃,她也很是得意。

盛老太太这边呢,既然三个姑娘中点了明兰来养,也是尽心尽力。明兰想法子不动声色地把白小娘难产的真相透出去,盛老太太人老成精,一听就懂,把她老人家眼里不晓事的小姑娘打发去就寝后,不由得叹了口气。

“老太太,您也别难过,主君如今不也是厌了她?”

“你且看着吧,都不过是暂时的,林氏可是把他一算一个准。”


入了汴京,盛家就顺风顺水的,宅子里头安置好,书塾请了盛名远扬的庄学究,连齐国公府的小公爷也要到府上来念书。

除了林栖阁那几个碍眼,也没什么不好了,盛王氏想着。


再顺带安利几篇衡兰同人(晋江)——

1.(综影视)保住我的宝贝们

知否卷正在更新,明兰多了个楚乔穿越成的双胞胎妹妹楚兰,小公爷是重生的。

2.齐衡明兰同人不负

平宁郡主重生梗。

3.(知否)卫小娘逆袭传

如题,卫小娘是穿越且自带空间金手指,期待作者在下文中能把金手指的存在对外合理化。


【衡兰】桃花笺

不老梦-番外

先写个番外凑更新(///▽///),时间有点乱,不管了。


成婚第十日,明兰瞧着春天里的桃花开得正好,家中恰有一株,粉得招人欢喜,宫里出来的孔嬷嬷教她们的插花手艺她早学来七八分,虽然如今离她待字闺中学艺已过去许多年,本事她却半点也没落下。

“丹橘,替我去折两枝桃花来,要长些的,房里的白瓷瓶装一枝正好,再送一枝过去我婆婆房里。”明兰吩咐下去,站在窗前看着桃树出神。

如沐春风,喜不自胜。她在心中反复念着这两句话。

那是当年的少年将桃花作鸿雁,落笔就是绵长情意,借着一本食谱轻飘飘地传出,在明兰心里如擂鼓一般震声落下。

八个字记到如今,最钟爱的就成了桃花。


将花送过去,她和平宁郡主两婆媳又说了会儿话,用晚膳的时辰快到了,齐国公两父子却还迟迟不见回来,人影不见。

“这又是怎么了?”平宁郡主自打经过邕王扣着齐国公那一回事后,就对时间敏感得很,身边的妈妈得了她嘱咐,到门房那处先候着。

明兰无法,她心里也着急,但是不好表露出来,只得先想办法安抚婆婆,找了些话题继续聊下去。

等了好一会儿,却是等来了不为。

平宁郡主身边的妈妈领着人到厅上回话,说是好些大臣都被留在宫中用膳,小公爷便先打发他回来告知一声。

如此,两人心下稍定,但心里揣着事,相对无话用了一餐,于是各自回房。


入了夜,四角铃铛的马车在门前停下,锦衣玉带的青年扶着老父一起下了车,门房早得了话,一看到主家回来就连忙派人两处各去通报一声。

明兰听了消息,匆匆整过妆发,赶到厅前迎去,和平宁郡主还有两父子几人碰个正着。

“父亲,母亲,主君,”她规规矩矩地行礼,眼神不住地朝着齐衡身上看。

齐衡应声,一抬头,小夫妻两人眼神对上,他展颜笑了。

她心里担忧我。

他缓步拾阶,站到明兰身侧,和父母告辞回房,拉着明兰走了,脚步轻快,平宁郡主在后头看着,不住轻笑摇头,也扶自家夫君回去说话了。


刚回到房里坐下,明兰忽然想起小厨房,扬声把人喊进来,“小桃,”她起身,“今天小公爷回来晚了,你同我一起去厨房里头,把正炖着的热汤端过来。”

“哎,姑娘,不是,夫人,我这就来。”小桃心中暗恼自己,翠微姐姐已吩咐过她们改口,但是叫了十几年的姑娘,一朝做了夫人,她还适应不过来。

“等等,”齐衡圈住她的手腕,“让不为和小桃一块去,你留在房里和我说说话。”

小桃便看看她,又转头去看不为,“那夫人,我到底和谁一起去啊?”

很有眼力见的不为上前把小桃拉走了,“傻小桃,快和我到厨房去吧。”

明兰只好重新落座。

“主君今日……”还没问出口,齐衡好似心有灵犀,就先回了她心中疑问。

“今日官家留下问话的都是好些中立的官员,怕是立储之事和邕王一家如何处置这两桩快出定论了。”叛乱刚刚过去,京中人心动荡。

谈到这些,明兰不由联想起前世,心中有数。她方才被转移了注意力,也就忘了一直被齐衡握着的手,眼下回过神来,“唰”一下就红了耳尖,“你先放开,我去给你作碗茶来。”

齐衡仍是笑着不放。

“我不渴,况且娘子不是方才让小桃端汤去了?”

他是惯爱去逗她的,成婚了也如幼时一般,甚至更爱去逗得她羞恼,不同于平常的谨慎规矩才罢休。

明兰没招了,正想认输,小桃和不为正好把汤盅端回来,敲门通报,让她松了一口气。

这下总可以松开了吧?

不料齐衡仍旧作弄她。

适才掩着的房门一开,夫妻俩恢复了规矩收礼的模样,手还牵着,只不过是放到桌下去了,他又挥挥手让他们出去,把门带上,然后在明兰面前表演了一回单手完成喝汤的壮举。

继续单手拿了帕子擦嘴,齐衡在明兰眼前晃了晃两人牵着的手,脸上还是个笑模样。

她嗔他一眼,“你作什么怪呀?”

齐国公府的小公爷慢条斯理地伸出另外一只手去理了理妻子有些许凌乱的云鬓,“我的要求也不高,六妹妹什么时候把欠我的一声元若哥哥补上?”

“你,你就为着这件小事?”明兰不可思议地睁圆了眼。

齐衡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六妹妹原来觉得这是件小事?”

在某些点上,小公爷还是比较固执的,比如他现在就想听她喊一声元若哥哥。

“那娘子怎么才愿意喊我呢?”齐衡主动松了手,状似认认真真地思考,接着动作利落地把人圈入怀中,低头笑着去亲她,一点一点地解去明兰的衣带。

“今日六妹妹心疼我,我也心疼六妹妹劳累,那便替六妹妹做上一些事分忧如何?比如更衣。”

明兰早就被他亲得意乱,双手环住丈夫颈脖,羞得说不出话来,只好任齐衡动作。

他一把抱起明兰,来到床边将小妻子放下,又俯身去继续亲她哄她。

“娘子还欠我一声元若哥哥呢?”

鸳鸯同帐,被翻红浪,这一晚上明兰不仅不欠齐衡这一声了,还娇娇地多喊了好几次就为着央求他。

齐衡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窍门。


第二日起身,齐衡倒是精神,明兰被他折腾得骨架都仿佛散了。

夫妻俩早起梳洗,离齐衡出门还有一段时间,小公爷索性留在娘子身边替她画眉,他手巧,作画是一等一的好,偏偏盯着明兰看的时候带出些紧张来,明兰也紧张——怕他手抖的紧张。

幸而这眉最终还是画好了。

两人相携出了房门。

“你之前不是总说要好好练字吗?我替你寻了些好纸来,昨日忘了给你,不为替我在书房里放下了,娘子去取来用,等过几日沐休,我回来再教你练字。”齐衡经过拐角处那一树粉白丽色是时记起先前得来不易的薛涛笺,对明兰如此说道。

“好,我等你。”明兰心里泛起甜意,她今朝穿了件藕粉色的襦裙,近来养得也好,肤色白里透红,本就生得貌美,齐衡看她就如看到了一树亭亭的桃花。

“嗯,等我回来。”他停下来,替她将耳边的碎发别好。

从前敬她爱她,连头发丝都不敢碰,如今明兰嫁入齐家,整个人都是他的了。

念及此,齐衡不由自主地笑起来,又挽了她的手继续往前走,去和父母一道用早膳。


送齐衡走后,明兰跟着平宁郡主慢慢学着去管家,等这事也做完了,回到院子,她按丈夫说的亲自进了他书房去取纸。刚跨进门,明兰就看见书桌上放了个木匣,上面有张纸,她走近一看,写着“赠爱妻明兰”。

明兰取了匣子便回房,她忽然想起把当年他送的笔,把小桃喊来从她的妆奁中翻出这旧事物。想着和这纸放到一处,明兰坐下才推开木匣盖子去瞧上一眼,最顶上的那张纸已经用过了,她捻着纸,忽而伸手去拨弄桌上养在瓶里头的桃花枝。


“如沐春风,喜不自胜。”她又复低声念着这句话,喜极而泣。

从桃花瓣到桃花笺,从盛家女到齐家妇,齐元若与盛明兰,终于应了这句话。


此情深处,红笺为无色。




剧里的文炎敬长得是一般,不过看起来很正派。
最重要的是,他和如兰的互动萌到我了……

确认过眼神,是站冷cp的人。
想看看有没有站这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