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

锁文重修中。
世间小灯火,你我一盏

……大家好,我进了汉唐魏晋的坑……

有没有朋友给我安利下相关?

世说新语啥的就算了,我高中就看完了。

你们江秋太太和我港,她考完了。
去催更她叭∠( ᐛ 」∠)_
我想上车了。


花瑟江秋:

我一定会写的.jpg
这是在逼我考试月动笔啊!我现在就………

  
  

此间:

  
   

和 @花瑟江秋 老师一起讨论性瘾设定的脑洞,如无意外应该是我们同一设定不同方向写了?
在此郑重承诺,她写一章我更一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这样。

   
  
 

【ME】事不过三(搞笑风pwp)

summary:当Eduardo活在Mark各种不可描述的脑洞里。三次幻想,一次真实。(让我想想有啥……正常的,公共场合的,还有……腿交……)

tips:加下划线的是脑洞世界,其他均为现实。

一方面算是还愿,一方面越到期末越想摸鱼,就当给期末复习换个脑子,我没救了hhhh(写这篇文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在发神经……我下次正常点叭)


上车请绑好安全带

脑洞星球

不好意思打tag,想试试突破写作舒适区,所以接下来会试试日更/多开,以TSN这边为主。

【虫铁】进入懒惰期,太太们产粮多到吃不完,所以除了以前的预定计划暑假前不会开新文,连载看心情。
1.生贺那篇拖了好久……有灵感会尽快搞完的。
2.多维恋爱,这篇有点头痛,打算推翻重写。
3.Time Circle……诚实相告,卡文了。

【ME】我爱幽灵船!所以目前挖了三个HE结局坑。
1.时光倒流三十年。借了电影名作更改,内容不太一样,写自己的故事,着重在两个人的心路历程吧。
2.Sparks Fly/十三仲夏夜。梗来自演员采访(十三岁相遇那段)。
3.逆向航行。一个漫长复合路的故事。(补充灵感来源关键词:七年,新年计划,岁月神偷)
4.倒叙故事。我把脑洞变成了大纲,大纲随手一写发出来……有兴趣可以围观一下,不过肯定的是等一段时间让我沉淀之后会重写成长篇。

【DE】本质上还是ME的衍生拉郎,但是太好磕了。
目前计划一篇My Angel,灵感来源于加菲目前话剧名aia和ww著名台词……(6.21已开)

目前在wondersteve产粮边缘试探。

————————————————————

06.21更新

【ME】
时间梳理之后决定把2放在1之后作为接档。
同时补充新脑洞:
5.她是专业的。crossover,亚裔女性角色视角,大概走轻松愉快恶搞风?(6.24补充:你友好的邻居)
6.灵魂伴侣AU。(6.22已开文:若美丽的故事来得太晚)

【wondersteve】盗梦au待写,文名暂定坠落

————————————————————

06.22更新

【ME】7.新脑洞:他来听我的演唱会。

————————————————————

06.24更新

【ME】
8.性转!BU!花朵
9.游戏世界(framework)
10.吐槽君投稿au
11.写手au(6.25补充:词不达意,6.28已开)

————————————————————

06.25更新

【ME】12.命中命中

【莱花】La La Land

————————————————————

06.28更新

【ME】
13.朋友C
14.wonderland。ww梗概
15.阅读体(7.3已开:阅读未来)

————————————————————

06.29更新

【ME】
16.20英里法则&强联系
17.outstanding

————————————————————

06.30更新

【ME】18.戒断反应(准备放在美丽故事后续)

【虫铁】4.写在水上

————————————————————

07.03更新

【ME】19.超时空同居

————————————————————

07.04更新

【ME】
20.自深深处(7.5开文)
21.博弈论(质证会)
22.恋爱学

【虫铁】5.看不见,摸不着

————————————————————

07.06更新

【ME】23.就这样(师生au)

————————————————————

07.10更新

【ME】
24.safe and sound(声音梗)
25.你有没有见过他(双视角,回忆)
26.【crossover ×玫瑰花蕾组】今夜或不再
27.恋爱补习

————————————————————

07.14更新

【ME】28.口红(吃醋梗)

【ME】西海岸之夜(pwp,大概有后续)

summary:一生气就开始写文,一写文就贡献出人生第一篇pwp,还是篇番外先于正文的奇葩操作……复合前提

 

上车点这里

 

害羞地捂脸(/ / /),跑去写正文了(小声说正文的名字就是第三个tag,放心,一个字也没有写。)

【ME】倒叙故事(小甜饼一发完)

summary:Mark找到了他的CFO。

单方面一见钟情,双方日久生情,时间倒带无脑改写,纯糖。

新人上船,请多多指教。


“0.03%的股份。”

“Deal.”

西装革履,连头发都一丝不苟的青年和某个T恤拖鞋的卷毛进行了一次礼节性的握手,Facebook新上任的CEO和CFO就此达成愉快共识。

金棕色的签字笔在白纸上留下了Edurado.Salverin的姓名。


虽然聘任书是签发了,但是工作上的交接还没那么快。Mark只好待在硅谷的办公室继续等他远在纽约的CFO。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I need my CFO.”他下定决心拨出了刚存下来的电话号码。


而CFO在干什么呢?

CFO在分手。

“Chirsty!你在干什么?你冷静点好不好?”

他疯狂的女朋友却冷静地说了“不。”

Eduardo难以置信地看着那把放在床上的火,“Holy shit.”他捂着眼睛深呼吸一回合,一边还要继续接他新上司的电话,“Sorry,Mr.Zuckerberg,我刚刚那句话不是针对你,我这边有一些私人事务要处理,请等我一下好吗?”虽然大晚上打过来的电话的确打扰了他的睡眠,但也不会比他女朋友不说一声开门进来更吓人了。他默默地想,然后飞快地把手机丢在床上去找灭火器。

于是他也就错过了电话里一句突如其来的表白。

但是Chirsty没错过,她就站在床边。

很好,她男朋友认识了一个对他一见钟情的对象,还是个男的。她面无表情地退后两步,紧紧挨着墙,给她灭火的男朋友让路。

Chirsty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

“Mr.Zuckerberg,你还在线吗?”灭火成功的Eduardo松了一口气,他重新拿起了电话。

“啊?在,我在,”Mark突然紧张起来,他不知道刚刚电话对面的人有没有听到那句话,这让他听上去有点结巴,“Facebook的会员数即将进入一个新的里程碑,我希望你可以尽早过来,以CFO的身份和我们一起参加派对。”

“I need my CFO.”他又加上一句。

被需要的感觉很不错,Eduardo没想到他作为一个还没上任的CFO会被如此重视。

“I'm on my way.”他说着,然后愉快地挂断了电话。

“And Chirsty,”凶巴巴的小鹿斑比朝自己发火了,她翻了个不太明显的白眼,“我要和你分手!”

“好的,不客气,祝你们友谊天长地久!”再见吧死gay!亚裔姑娘蹬着高跟“哒哒”地摔门走了。

虽然他们后来能够和平相处,但那都是后来的事,不妨碍现在她两米八的气场。


派对之夜很快就到了。

“Hey,I'm Sean,”另外一位不太明显的卷毛出场了,“Sean.Parker,Facebook的前任CEO。”

他不仅对Edurado伸出了手!还要抢先送给他花!

某个卷毛不太高兴地用死亡光波瞪着Sean怀里那一束看起来就gay里gay气的红玫瑰。

Eduardo有些尴尬地接了过来。

“Edurado.Salverin,很高兴认识你。”

他接了!Wardo接了!Mark心里瞬间拉响了一级警报。


Dustin搞不太懂事情的进展了。

事实上,Chris也不懂。

“认真的吗?”Dustin抱着他的鲑鱼模型小声吐槽,“我觉得整个公司都不对了,Mark现在都不会拿剑追着我们跑,还开始学习亚洲养生,正常作息。”

Chris带着了然的眼神摸了摸他的头。

他只是还没搞清楚CEO和CFO到了哪一步,但是不代表他没看出来那点粉红泡泡。


往后这群人的关系越来越好,Dustin和Chris与Edurado的友谊更进一步,Sean……Sean总是显得不太正经,但也是个好朋友。

Mark……至少在场的Chris和Sean都心照不宣某个人的小心思了。

抱着新买鲑鱼模型的Dustin一脸懵被愉快摸头x2,尽管后来他也知道了。


但是有心没胆这点是非常没用的。

浪迹花丛从未失手的Sean脸上八风不动,实际内心已经满地打滚哀嚎恨不得上身Mark替他追人了。

他正在和战友Chris痛心疾首地现场直播。

你见过这么钢铁直男的追求方式吗?!吗?!

时时刻刻念叨着我要一个小时后去接人,念叨着念叨着就因为熬夜写代码睡过去也就算了。

你能不能先让你追求对象去洗个热水澡,而不是像个小学生一样爱炫耀地带他去看你的新工作成果!

这和女生痛经你让她多去喝热水有什么区别吗?!吗?!

今天的Sean依然痛心疾首。


后来Sean在泡维秘模特的时候还不忘把好友带出来传授他撩妹技术。

虽然Wardo不是妹子,但是条条大道通罗马。

他觉得今天的自己非常地善良且优秀。


伟大的Sean还干成了一件伟大的事。

他和Eduardo和平分手的前女友建立了良好的友谊,并且以洗脑传销式的方法把Chirsty拉进了助攻小分队。

“我还没见过Zuckerberg,他们日常的相处方式是怎么样的?”前女友同学十分具有探索精神,并愉快地向助攻小分队的其他人透露出了那个小秘密。

“……”这是不是不想说而是觉得太多了没办法说完的Dustin。

“进展太慢了。”这是一针见血的Chris。

“我们来定个计划吧。”唯恐天下不乱的Sean最后拍板。


Plan A是通过Chirsty刺激一下Mark。

到了那一天,Chirsty的左边坐着Eduardo,右边是某个想用眼神扎死她的卷毛青年。

她终于切身体会了一把什么叫人肉背景墙。

Sean.Parker你个混蛋不能来快点吗?!老娘快被闪瞎了!内心深处放飞自我咆哮中的Chirsty淑女地坐好,让自己尽量无视左边和右边两位在她背后的对视和小动作。

正在堵车中的Sean打了个喷嚏。


“抱歉,我来晚了。”匆匆赶来的Sean刚刚走到桌边就接受了两道要把他活剐了的视线——分别来自吃醋中的Mark和新晋FFF团成员Chirsty。

他又看了看对面三个人诡异的座位排序,心安理得地一个人坐在对面。

阿弥陀佛,死道友不死贫道,Chirsty你就先多担待吧。


Plan A到此为止,没有后续。

Chirsty如是说:“认真的吗?他们两还要助攻?差一层纸捅穿的人还要助攻?我要退出!退出!”


Plan B是增加他们的日常相处时间。

Dustin:“我觉得他们在公司朝夕相对的时间已经够长了,除非让我们陪他们一起加班延长他们的相处时间……”

三个人想了想被暴君压榨的场面,齐刷刷否决了这个提议。

Chris:“让他们换个环境相处怎么样?环境影响氛围。”

Chris加一分,提议通过,就此散会。


正好哈佛邀请他们回去演讲。

紧张兮兮的Mark拉上了Eduardo作陪,还把他拉出去练习演讲。

大冬天陪在外面站,绝对是真爱了。


“说完了?”

“……Yeap.”

“Mark,伸手。”

“你害得我的腿冷得快僵掉了,所以……”Eduardo小声嘟嚷着,报复性地打了两下他的掌心然后跑走了,轻飘飘的力道让手心一点红都不会有。

轻得像玫瑰花落在小王子荒芜的星球上,重得像他起伏不停的心跳。

Mark若无其事地把盯着自己掌心的视线收回去。

“……蠢透了。”

和他低声自语成对比的,是温度快速上升的耳尖。


I need you.

I'm here for you.


CEO今天表白了吗?

没有。


Fin.

好像写脱了,我原本想写正经一点的?反正写完不管啦,除非哪天心血来潮重写一次。

另外能求个推文吗?有点想看重生梗,但是找了好久才看到几篇,太难找了……

我真情实感地猛磕一波幽灵船……
不更新去刷文的感觉好爽……

【Downey&Tony】call me by your name(上)

为大龄儿童写的贺文,生日和大后天的儿童节当然要开开心心地过。

summary:两位互换世界,RDJ当了三天真实的钢铁侠,Tony体会了和其他“复仇者”一起跑宣传的三天。

warning:中心向,偏铁罐视角,时间线不对等,夹带各种私设。


“God/Jesus!”

两个一模一样的小胡子男人睁开了眼睛,阳光打在他们半阖的眼帘上。

这又是什么诡异的梦境?


“Good morning,sir.”唐尼冷静地把被子拉上了一截,他居然听到了保罗的声音,还是贾维斯形态下的。别骗人了好吗?保罗都实体出镜演幻视了。

他还是再睡一会吧。


同样反应的还有托尼。

他确定他在做梦的依据是他还待在泰坦上,而星云和他还没把飞船修好。

他已经好几天没有这么舒服地睡过了,就算是做梦,他也决定把这个梦继续得久一点。


两个大龄儿童一起把脸埋在柔软的枕头和被子里。


“Sir?波茨小姐在赶来的路上,预计二十三分钟后到达。”

唐尼睁开了双眼。

他一定是演钢铁侠演太久演出了幻觉,但是他有一个绝佳的验证方法——“Mute.”

于是托尼·斯塔克——壳子里实际为小罗伯特·唐尼的小胡子男人在皮了一下以后完美地赖了一次床。

……也差点没被加班加疯的小辣椒从床上拖起来暴打一顿。


隔壁世界的真·托尼就没有这么好运能够赖床了。

唐尼的助理坚持不懈地在敲门,提供叫醒服务。

他挣扎着起床去打开门。

“唐尼,你明天下午去英国的飞机票定好了,早上十点要出席一个漫展模仿秀的颁奖,还有……”

托尼面无表情地关上了门。

助理一脸茫然,没发现唐尼以前还有起床气啊……

过了十多秒,门又开了。

“Thank you,sweetheart.”托尼wink了一下,动作自然地拿走助理手上的行程表。

好了,让他来看看泰坦特色制造的奇怪幻境要向他展示什么。


“托尼!”包含怒气的女声伴着高跟鞋击打地面的声音在他床边响起,“你现在应该在复仇者大厦的监工现场了,灾害控制局刚刚成立,有一部分工作还需要你出面。”

完美的惊吓,“格温妮斯?”唐尼从被子里探出小半个头,眨了眨眼。

“那是谁?你新聘任的下属?”佩普疑惑地皱了皱眉,“但是不管怎么样,你都得起来了,我给你带了早餐,我先下楼,希望十五分钟以后能看到你出现在餐桌边。

还在发愣状态的唐尼看着小辣椒走到房门口,又转过身来,“噢对了,记得解除贾维斯的静音。”

完球了,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唐尼挣扎了一下,从床上爬起来去洗漱。

作为一个正常人,他还是先打理好自己再谈其他吧,反正又不是世界末日。


巧的是,隔壁的托尼也是这么想的。

他们正对着镜子看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表情很是微妙。

“托尼·斯塔克?这个角色设定……真的不是什么大型整蛊节目吗?”唐尼摸了摸下巴。

“唐尼?制造幻觉也要给我起一个这么像的假名吗?”托尼擦了下脸上的水。

他们两的一模一样的声音同时间传到了对方的脑子里。


“……”

先打破僵局的是唐尼,他有个疯狂的想法,于是艰难地开口:“托尼·斯塔克?”

“是我,”托尼的声音听上去真冷静,唐尼想着,完全不知道灵魂通话对面的天才已经吓掉了一条毛巾。

“你是谁?”

“God!”唐尼的意识嚎了一声,托尼刚刚捡起的毛巾又被抖下去了。

他们各自面前的镜子出现了一行字迹——“请好好享受一份特殊的礼物(三天后一切会恢复正常)。”


“那个应该怎么说来着……au?another universe?平行世界你应该比我懂?”唐尼想着他今天安排好的工作,有点头疼。

“自我介绍一下,小罗伯特·唐尼,职业是演员,曾经出演过卓别林,福尔摩斯,还有……”

“钢铁侠。”


对面不发一语,唐尼也顾不了那么多,他还记得楼下有个等着他的名符其实的小辣椒而不是格温妮斯,“小辣椒等着托尼工作,我尽量不露出破绽。托尼,拜托你帮我个忙,扮演我一天,替我完成今天的工作好吗?”唐尼加快了自己的进度,“我猜至少我们的意识还能进行通话,这比一头雾水好多了。”

“佩普?”一直安静的托尼终于出声了,“那不可能。”

“泰坦上根本没有信号。”


“等会,老弟。你刚刚是不是说了泰坦?”

明显对不上号了啊!

他这边灾害控制局刚刚成立,托尼提到的泰坦明显是复联3和4出现的场景……

“托尼?”唐尼深呼吸了一口气。“我要对你说一件事,希望你能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说吧。”反正没什么会比现在更糟糕了。托尼心里默念。

“那些人还活着,在我的世界里,所以……别表现得太吃惊。还有就是……他们会活着,我是指在你的世界里。”

好了,他现在剧透得比马克和赫兰德还要厉害。


托尼今天乖得不像话。小辣椒站在他背后想。

她甚至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开始有晨练的习惯了,但还不错,她会监督他保持下去的。

我的蜘蛛感应炸了,官方ooc角色的大佬唐尼艰难地顶着背后的视线。


另一边的托尼已经到达了漫展会场,一群大大小小的钢铁侠们围绕在他身边。

他的心底有股热流涌过。

这世界记得我。他想。

主持人正在致辞欢迎唐尼——现在是他——托尼·斯塔克的到来,虽然没人知道站在他们面前是货真价实的钢铁侠。

“接下来我要宣布钢铁侠模仿秀的第一名,”他接过话筒。

“那就是我。”

他没忍住皮了一下,脸上满是意气风发的表情,就像他第一次操控钢铁战衣飞上蓝天的时候。

会场笑作一团,还没到他腰高的小孩子们眼巴巴地看着他。

看上去有点委屈,托尼的心里悄悄软了一角。

“Nice work,kids.”


“很符合我的风格,如果是我也一定会这么说的。”

唐尼在听完全过程以后这么对托尼说。

“不,你是第二,”托尼坚决地否认。

“还有谁会比钢铁侠更像钢铁侠吗?”


正当他们说得开心的时候,唐尼的手机响了一下,然后在电量耗尽的情况下自动关机。

“你的密码?有短信进来,但是刚刚手机关机,我拿到了充电宝,重启要输入密码。”

“噢,我昨天忘了充电。”唐尼反应过来。

“2008,”

“那是密码——我第一次出演钢铁侠的年份。”这位伟大的演员在另一个世界开心地眨了眨眼。


——唐尼,你后天有空吗?本尼接受了我的邀请,汤姆也会来!我们也许可以一起吃顿晚饭。

联系人标注为汤姆·赫兰德。


“他们是谁?”托尼有点奇怪的感觉,他直觉他会得到一个他意想不到的答案。

“也许,你更习惯听到他们扮演的角色名——本尼是斯特兰奇,一个汤姆是洛基,还有一个小汤姆,”唐尼正从新闻发布会上往外走,抬手摸了摸墨镜。说真的,他作为一个演员已经接受过足够多的镁光灯了,但是作为钢铁侠来体验倒是一种新奇的经历。

他微笑了起来,于是人们可以看见电视屏幕上出现的斯塔克笑容格外温和,“他是彼得·帕克。”


“你喜欢的话可以继续逛逛漫展,大概还能看到几个让你惊喜的老熟人。”唐尼的心声是恶作剧即将得逞的那种大笑。

怪不得他要大笑……托尼在室内也没有脱下他的墨镜,他怕脱下来眼里的情绪就会泄露。

说真的,你能想象一个疯狂吹捧自己的美国队长和内向羞涩的冬日战士吗?

显然托尼不能,但是别人能。

因为这就是众所周知的事实。

习惯了的唐尼在另一边听着托尼的心理活动全过程,拍着腿闷声笑。


离开会场的托尼又收到了一条讯息,来自苏珊:“孩子都很喜欢他的礼物。”

下面附了一张合照,照片里的女人和她穿着蜘蛛侠图案T恤,捧着钢铁侠手办的孩子笑得很开心。

“那是我的妻子和我的儿子。”唐尼体贴地给他提供了解释。

“你猜怎么着?我的儿子还是蜘蛛侠的超级粉丝。”

托尼看着那个蜘蛛侠标志沉默了一下。

“看得出来。”

他轻声说。


“你知道我明天下午要干什么的对吧?”唐尼问。

“不知道。”托尼理直气壮地说。

“后天是小汤姆的生日,明天天正好有个采访,我本来打算偷偷吓一吓他的,节目组我都联系好了。”

“现在到你上了,钢铁侠的使命在召唤我,话说回来,我记得你的人工智能可以自动操控战衣的对吧?”唐尼用陈述的语气问出了一个问题。

“那我现在就是钢铁侠背后的男人了。”

他点开3D全息投影,像刚拿到新玩具的小孩子一样笑了起来。


托尼在油管上找到了唐尼告诉他的那两个采访视频。

他看到那个一团孩子气的青年第一次在直播里惊喜地接起了视频通话,看着他第二次跑出来给唐尼一个惊喜开心谈笑的模样。

他们有点不一样,但是真的很像。


下篇我们儿童节见!

【虫铁】青春爱欲吻

summary  :青少年性幻想,暗恋向。


是下雨了吗?

彼得盯着地板上砸落的水珠。

“彼得?你看起不太好,是我把你的领带勒得太紧了吗?”梅看起来有点担心。

“嗯?”她的侄子回过神来,又迅速垂下眼帘,不安地拽动着领带。

“你看起来真的不太好。”她强调着,皱眉替他解去领带。

汗水顺着彼得的轮廓滑过下颔,沿着起伏急促的动脉没入了敞开领口的白衬衣下。


说真的,这感觉并没有多像,然而他抑制不住从那款曾经出现过在斯塔克先生身上的领带联想到他过去搭在自己肩颈处的手。

彼得深呼吸了一口气。


“Hi,kid,”托尼出现在舞会上,朝他走过来伸出手。彼得紧张地倒退一步,舔了舔唇,带着茧子的指尖蹭过他的小臂,落了个空。

年长者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青年,对被拒绝的事实还没反应过来,自动为他找了个合适的理由:“帕克先生,你是太紧张了吗?”

彼得的喉结动了动,他的视线没有对上托尼的眼睛,而是看似羞涩地下移到随着话语开阖展翅的红蝴蝶上。

“斯塔克先生,我已经成年了,我只是…...”他抿了抿略微干燥的嘴唇。

“不想被您再喊kid。”


“Fine,”西装革展的天才眨了下眼,彼得不由自主地想到早上他那杯严肃拒绝掉的梅婶递给他的巧克力牛奶——他嫌幼稚而拒绝的本该属于他的那杯,他口渴了。

他开始感到后悔。

“那么,帕克先生,”年长者给了他一个37摄氏度温度的拥抱,热度隔着布料让毛细血管在颤栗,“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他在他耳边低声笑着说。

温热的呼吸拂过他颈间细小的绒毛,彼得的感官从来没有像这刻这么清晰过——蝴蝶挨挨蹭蹭飞过他的肩胛骨,他身上的灰西装随着一点灼热微微凹陷成他怀抱中那人指尖的形状。

太超过了,他想。

青少年躁动的荷尔蒙在紧绷的西装裤下无处解放,他掩饰着自己的异状,除了微红的耳尖。

贫穷,咳嗽,还有爱,这些都不是那么轻易能掩盖的。


舞会上人来人往,他很快就找到合适的机会进了洗手间的一个角落。

太超过了,他想。

他想亲吻年长者的心脏,他那块湛蓝的荣誉的勋章。

他想听到蝴蝶卷起翅膀朝他扇来他的名与姓。

安静的角落里除了青少年低低压抑的喘息,再也没有别的。


是下雨了吗?

白色的雨水滴滴答答淌了一地。



我人生前三十多年在军火堆里混迹。
硝烟的味道曾让我着迷,让我不断地追寻刺激。
直到阿富汗的炮火和那颗蓝心脏让我停下来。

时间往前推二十年,我在高跟鞋和红唇中穿行。
宴会依然不会停,但是我的领带再也不会随随便便拽下来。

我人生中现在最重的重量是胸口的一抹蓝,还有一枝带着露水的白玫瑰。
我遇见过的最危险的武器现在就在我面前。
玫瑰在枪管里上膛,对准了我的左心房。

伪更,我爱随笔,快乐更新无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