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

短平快选手,由着性子来。

【沈巍/罗浮生】春风不尽 02

zyl48/沈巍×罗浮生。

凡ooc皆是我锅,好的地方全是我哥的。

算个过渡章,终于快到伪同居真邻居进度了。

 

 

他是你孤冷人生中唯一的璀璨。

 

 

东江已经开始乱了。

借罗浮生和他兄弟手中卷刃刀光作帆,也不知能不能渡得这乍起的波澜去。

沈巍答应罗浮生假扮他,未尝没有存着同样引蛇出洞的心思。

不过罗浮生引的是钱阔海,而他要引的,是暗处藏着的某个应该接受他审判的地星人。

 

既然洪帮二当家为了兄弟想和兴隆馆对上,那自然是两手准备做足。

除开沈巍,后面还备着一个亡命徒。不过在胡奇面前演一场戏,沈巍这张脸已经足够以假乱真了。

阴森潮湿的囚室只剩下他和那个被叫做胡奇的男人面对面了。

罗诚在门外守着,沈巍透过面具看了一眼地上打好备给他用小半桶水,叹了声气,把袖子一寸一寸挽起来亲自动手泼人。

 

胡奇恰好在他把指尖上的水珠捻去时清醒了。

沈巍朝门口看了一眼,直接摘下面具后就把手背过去,黑能量在他掌心处涌动。

接下来的对话,只有他们两能听到。

 

胡奇显然没想到之前戴着同样面具枪击他兄弟的人会这么干脆地表明身份,不过这也不重要了。

“看着我的眼睛,”沈巍直直地盯着他。

“告诉我,你背后是什么人。”

被催眠的胡奇把钱阔海这个名字如实交代出来,但这还不是沈巍想要的答案。胡奇身上残留的地星能量证明对方和他有过交集才没多久,他还需要继续往下挖。

“你,还有钱阔海身边,来往最密切的人是谁?”

“是飞燕姑……”胡奇还没有说完,外面半天听不见动静的罗诚担心地敲了敲门。沈巍眼神一暗,重新戴上面具,抹去胡奇醒过来以后的所有记忆再撤去屏障。

“刚刚”醒过来的胡奇按着先前罗浮生设想好的套路进行了一次精彩的推理,沈巍也让他看见了自己的脸,让胡奇确信绑他的人就是罗浮生。

皆大欢喜。

 

他出去后把用过的面具和西装外套交给那个和他体格相仿的男人,客客气气地询问罗诚是否能够离开。

没有收到后续吩咐的罗诚眨眨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还是方才过来准备看上一眼的罗浮生让罗诚送沈巍回家,在他们临走前还和罗诚耳语了几句。

 

这天过后,沈巍的生活过得仍然像当初没有罗浮生闯进他世界的日子一样安稳,不受打扰。

他日程上唯一的变动就是关注钱阔海,找出他身边那个“飞燕”或者“燕姑”又或是“飞燕姑”。

但罗浮生和他总有些说不清楚的缘分。

东江那么大,他们却总是在某些特定的时候相遇。

 

很难说这究竟是好是坏。

 

沈巍绕过半个城区踏上回家的路,今天依然是一无所获,这让他感到轻微的烦躁。

东江名字带“燕”的姑娘千千万,如果不是单靠他一个人排除不完,他也不必日日在兴隆馆附近守着。

 

结果罗浮生就这么堵在半路上。

实则他没想着拦着谁,也不是故意针对沈巍,只是刚刚受完家法被逐出洪帮,强撑着在大马路上走。

罗浮生还很难得地顶着满头鲜血,在路边的杂货铺去买了瓶老太白准备用老法子给自个儿的伤口浇上去消毒,人杂货铺的老板看到他这幅像,也真敢卖给他,还好心地附赠一块毛巾让他擦擦。

这才有了沈巍眼前某人提着酒瓶一步步挪动的凄惨形象。

 

沈巍和罗浮生相遇没多久,罗诚就追出来了。

年轻人赶紧过来把他哥架好扶着,准备把人带到医院去,他就站在路灯下,与他们隔着两个身位的距离。

飞蛾围着那一星灯火不停地往上撞,砸到玻璃壁上的“啪啪”声响不知道扰动了谁的思绪万千。

罗浮生也看到了沈巍,他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握了一下罗诚的手,疼得只用气音说话,上下唇似乎根本不够去磕碰着吐出几个音节。

“别告诉天婴和我大哥。”

然后在沈巍面前,他就这么昏了过去。

急得他小弟快哭出来。

沈巍唇边溢出一声轻叹,走上前去。

终究还是看不过眼。

 

“醒了?”罗浮生睁开眼时,沈巍坐在他床边,放下手里正翻看的教案,起身提来一壶白粥。

“你那个小兄弟替你收拾住处去了,说你还没吃过,暂时托我代为照看。”

罗浮生突然开口:“先生遇见这种事不会避着走吗?”

他忽然带了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在东江,和他们这种人扯上关系会惹来多少麻烦,他心底还是知道的。上一回把沈巍拉下水,他就有些后悔了。

“友分四品:有友如花,有友如秤,有友如山,有友如地。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沈巍见他不动,就顺手替这位病患体贴地拧开壶盖,“我对罗二当家并无恶意,如今也不过是对得起你当初一句夸罢了。”

罗浮生被这几句话一噎,气势渐失。他回想起上次“请”这位大教授帮忙时自己所说的话,觉得眼前这人有趣得很。

如果他现下还是沈巍口中的罗二当家,说不得会开香槟请这位大教授喝上一瓶。

可惜他当前所有,不过是之前买来的米酒,就这么一瓶,还因为受伤被禁喝。

 

“哥,”罗诚速度还挺快,虽然还没把不爱敲门进门就往里冲的毛病改掉,但起码记得先打声招呼,“沈先生,这回谢谢你了。”

沈巍点点头,“不客气。”

“天很晚了,我先送您回去吧。”罗诚话刚说完,就被叫住了。

“等会,你去给我办个出院,我也一块走。”罗浮生说。

别人的事,沈巍一向不插手,因此也就在一边没出声。

而由着他们送自己到家后,三人一起下车上楼,沈巍才知道原来半个月前张太太口中提到的他的新邻居,不是别人,正是眼前这位。

 

“哎,慢点慢点。”罗浮生一步一挪,被罗诚扶进去。

“哥,还好你之前让我先租了这房子半年,不然我都不知道把你送到哪儿去。”罗诚小心地松手,让他坐到椅子上。

 

这屋子是他按着罗浮生的吩咐找的。

原先是担心沈巍参与过胡奇这桩事后被兴隆馆的人找茬,罗浮生特意叮嘱他在这周围找个地方,好让人照看。又是这么巧,附近的房子都租满了,而邻近隔壁对个正着的房子空出来,让罗诚租来。

不过大半个月过去,也没什么事,约莫是身份不同,钱阔海他们注意不到沈巍头上来,房子也就这样搁置下来。

如果不是今天这么一出,罗诚想,一边庆幸他哥至少还有个容身之所,一边把许星程恨了个咬牙切齿。

 

 



TBC.

 

突然又想开巍生新文,一个自认为很有意思的设定,强行忍住……


评论(2)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