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

短平快选手,由着性子来。

【沈巍/罗浮生】春风不尽 01(上)

zyl48/沈巍×罗浮生。

凡ooc皆是我锅,好的地方全是我哥的。

设定及预警:面面失踪状态,后续有罗浮生爱慕女主预警和主线剧情预警(比如一人一棍逐出洪帮……)

  

他是你孤冷人生中唯一的璀璨。(化用自灵魂摆渡)

 

 

 

沈巍和罗浮生,名不与同,姓不相通,除了几分相似容貌外便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人。

但缘分这两个字,别去猜,猜也猜不着这是怎么来的。

 

他见罗浮生第一眼,是在街头弥漫的烟火气里。罗浮生骑机车来时衣襟带过的风,裹挟着生煎的肉味儿直直地往沈巍鼻腔里冲去。

沈巍在东江大学任教,每次从家走过去便会路经牛记生煎,他活了上万载,本来也不是什么重口欲的人,不过偶尔排上一次队,为的是沾沾人气儿。排队的人里头不乏两两相熟的,打个照面就能聊上,期间喜怒哀乐,众生皆苦,化作他脑海中“人间”二字。

于是罗浮生这三个字,在日复一日的絮絮碎语中便鲜活了。

他是东江小霸王,爱骑着全东江最威风的机车,常和人打架但其实没怎么找过平民百姓的麻烦,名声赫赫却不是难见踪影,堂皇舞厅中能见他一面,苍蝇馆子里也可听他一声吆喝。

如今这三个字终于有了清晰的五官和轮廓。

 

曾经有算命的在沈巍路过时夸他运气好,可惜这运气也就比常人多上一点。其实他不怎么信,笑一笑也就路过了,然则这么多年了身边交往过的人也都这样说。

像今天,轮到他时牛记的生煎不多不少还剩两袋子的份量,沈巍要了一份就退入人潮后转身欲走。

他身后的小姑娘才能称得上一句真幸运,女孩子听了老板对自己一声夸,嘴角抿出一个明媚弧度。

两只轮子一跃便上了石阶,他走不及,隔着道人墙看青年手一伸,拿走老板手中纸袋,又被原本排着队那姑娘夺去。

沈巍一手拎着教案,一手提着属于他的那袋生煎,本不欲多事,偏生机车上青年把墨镜往下拉后露出的眉眼如同耳边绽开的道道春雷,炸得他挪不开脚。

 

如果他的弟弟当年没有和他分离,会不会是这种模样?

沈巍像着了魔一样,控制不住自己不再去想。他对着镜子里自己的脸全无感觉,如今心绪却因着一个陌生人的几分相似而不宁。

一个意气风发,一个天真娇俏,眼前闹的这一场恍如把他拖入深渊后照下的阳光。

存着一点奢望,他心火难灭。

 

那个叫段天婴的小姑娘从机车上下来,几乎要站不稳,而罗浮生和他的机车一起消失在街尾。

沈巍忽然就做出一个不符合他往日作风的举动。

他走过去,在两兄妹三分惊、六分疑、或许还有一份感激的目光中把那份生煎递过去。

不怪天婴和天赐,如果不是看着罗浮生长大或听着他事迹的人,又或者不是这位迁来东江没多久的沈教授的邻居,这些街坊也会怀疑这两人有什么血缘关系。毕竟沈巍这事做得,活脱脱像是在替自己弟弟赔罪。

“啊呀,沈教授侬真是好心。”说这话的是住他楼上的张太太,现在正在把段天婴拉过去普及沈教授二三事。

沈巍一笑了之,走了。

 

长相相似的人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他很快就把这回事抛到脑后。

毕竟偶然。

而沈巍不知道的一句话,他楼上喜爱做媒的张太太是常和自己丈夫说的。

“这偶然多了呀,不就是必然嘛。”

 

罗浮生听沈巍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罗二当家不知有何关照?”。

他一点都不怀疑沈巍为什么会认识自己,毕竟“玉面阎罗”这四个字在东江也颇有名声。

罗浮生眼下关心的,是沈巍到底能不能假扮他引出钱阔海。

 

沈巍耳中,罗浮生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是“姓中含水,名里带山,好名字。”

如非必要,沈巍在别人眼里不过是个教书匠,他也不在人前轻易动用黑能量。

他心底明白罗浮生在找上他之前肯定将自己查了个一清二楚,他听了一句褒扬,来回打上半天太极,才终于清楚罗浮生来的目的。

沈巍心里有条线去做衡量,偏偏罗浮生就踩在这条线上,一毫一厘都不多不少。

于是他应下了这桩麻烦事。

 

要做这诱饵,第一桩准备不是先把胡奇绑过来,而是让天天跟在罗浮生身边的罗诚去认人。

亲眼看着沈巍脱了眼镜,换下三件套的罗浮生忽然就有了一种在照镜子的错觉,这比他预想计划中找人戴面具装自己实在是好太多了。

好到他怀疑沈巍是不是他罗浮生幻想出来的一个错觉。

 

摘了眼镜的沈巍看人时眼角眉梢自带三分锋利,很是慑得住人。“玉面”有了,“阎罗”也到位,罗诚在他们两中犹豫了半天,还是成功将罗浮生指了出来。

最熟悉他的罗诚尚且要半天时间,换了胡奇,这一打眼未必认得出。

 

现在要担心的,终于只剩下一件事了。

罗浮生和他亲手打扮出来的影子面对面,带风的手刀突然劈向沈巍面门,沈巍却眼都没眨,抬手捏住他腕骨。

然后在罗浮生讶然的目光中手一松,又垂到身侧去。

“沈先生好身手。”

沈巍下意识去抬镜框,却摸到了自己的鼻梁骨,“不过是经常锻炼罢了。”

“那三天后就有劳沈先生大驾了,我们告辞。”罗浮生摆摆手,从“请”来沈巍的院门处溜达出去。

留守的三两个洪帮子弟也都退走到外面,准备顺着他们二当家的吩咐送沈教授回家。空落落的小院中,沈巍看着人走,揉了揉眉心,从右侧衣袋中摸出眼镜重新架上鼻梁。他的脸此刻合着这一身马甲皮外套的打扮,有种奇异的和谐感,不过换个人恐怕就未必了。

 

“月色如水啊。”

有人对着千江水中倒映的明月喃喃自语。

 

TBC.

 

我果然还是写这种文风的巍生比较顺手,过于沙雕不太适合我……


评论(7)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