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

短平快选手,由着性子来。

【虫铁】青春爱欲吻

summary  :青少年性幻想,暗恋向。


是下雨了吗?

彼得盯着地板上砸落的水珠。

“彼得?你看起不太好,是我把你的领带勒得太紧了吗?”梅看起来有点担心。

“嗯?”她的侄子回过神来,又迅速垂下眼帘,不安地拽动着领带。

“你看起来真的不太好。”她强调着,皱眉替他解去领带。

汗水顺着彼得的轮廓滑过下颔,沿着起伏急促的动脉没入了敞开领口的白衬衣下。


说真的,这感觉并没有多像,然而他抑制不住从那款曾经出现过在斯塔克先生身上的领带联想到他过去搭在自己肩颈处的手。

彼得深呼吸了一口气。


“Hi,kid,”托尼出现在舞会上,朝他走过来伸出手。彼得紧张地倒退一步,舔了舔唇,带着茧子的指尖蹭过他的小臂,落了个空。

年长者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青年,对被拒绝的事实还没反应过来,自动为他找了个合适的理由:“帕克先生,你是太紧张了吗?”

彼得的喉结动了动,他的视线没有对上托尼的眼睛,而是看似羞涩地下移到随着话语开阖展翅的红蝴蝶上。

“斯塔克先生,我已经成年了,我只是…...”他抿了抿略微干燥的嘴唇。

“不想被您再喊kid。”


“Fine,”西装革展的天才眨了下眼,彼得不由自主地想到早上他那杯严肃拒绝掉的梅婶递给他的巧克力牛奶——他嫌幼稚而拒绝的本该属于他的那杯,他口渴了。

他开始感到后悔。

“那么,帕克先生,”年长者给了他一个37摄氏度温度的拥抱,热度隔着布料让毛细血管在颤栗,“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他在他耳边低声笑着说。

温热的呼吸拂过他颈间细小的绒毛,彼得的感官从来没有像这刻这么清晰过——蝴蝶挨挨蹭蹭飞过他的肩胛骨,他身上的灰西装随着一点灼热微微凹陷成他怀抱中那人指尖的形状。

太超过了,他想。

青少年躁动的荷尔蒙在紧绷的西装裤下无处解放,他掩饰着自己的异状,除了微红的耳尖。

贫穷,咳嗽,还有爱,这些都不是那么轻易能掩盖的。


舞会上人来人往,他很快就找到合适的机会进了洗手间的一个角落。

太超过了,他想。

他想亲吻年长者的心脏,他那块湛蓝的荣誉的勋章。

他想听到蝴蝶卷起翅膀朝他扇来他的名与姓。

安静的角落里除了青少年低低压抑的喘息,再也没有别的。


是下雨了吗?

白色的雨水滴滴答答淌了一地。



评论(7)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