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

短平快选手,由着性子来。

【沈巍/罗浮生】罗曼蒂克主义 03

自己产粮喂自己,实在是不够吃呀……天天眼巴巴看着tag

直接恋爱日常,女主男二背景板。

快速摸个小甜饼,本章有个烧糊涂的大可爱,仿佛写崩了一丢丢。


沈巍觉得,自己为这个人操的心,比以往抓最狡诈的凶徒时费的心思还要多。

他用手背试了试罗浮生额头的温度,有些烫,便起身去找来一条毛巾打湿,好用来降温。


昨天罗浮生闹得疯,下午和许星程跑完一程没多久就和兴隆馆的人打架,因为九岁红的病自告奋勇要把人拉去医院,又淋了一场雨。往日里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的事,却一下成了让他生病的最后一根稻草。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当天夜里,罗浮生就烧了起来。和他同榻而睡的沈巍浅眠,被罗浮生梦中呓语惊醒,才发现他体温热得吓人,脸上双颊都烧红了,偏偏病的那个人还什么感觉没有。

沈巍坐起身来,伸手去探床头台灯的开关,借着昏暗光线戴上眼镜后就下床给他倒水。


“浮生,浮生,醒醒。”更深露重,沈巍一袭单衣倒没觉出什么,但他手里的那杯水明显在慢慢变温。

罗浮生迷迷糊糊醒来,觉得浑身难受,骨头架子像全被拆过一遍。他人又烧得昏昏沉沉,情不自禁地露出孩子气的姿态朝沈巍撒娇。

“小巍……”罗浮生的声音含含糊糊地从唇齿间冒出来,像洒出的荷兰水,还残留着几个甜蜜的气泡。

他平常很少这么叫他,多数时候都是连名带姓两个字一块儿喊,显得刚硬又要强。这会儿像只软绵绵的幼猫,收起爪子和尖牙,坦然露出柔软的肉乎乎的肚皮来向你讨好。

沈巍替他拨开汗湿的刘海后用毛巾给他细细地擦了脸,把他当作小孩一样温声去哄,“你发烧了,我扶你起来先喝点水,乖。”

罗浮生“啊”了一下,自觉坐起来就往他怀里扑,头搭在肩窝上还蹭了两三下,湿热的呼吸在沈巍颈脖上的血管旁吞吐,和他的心跳按着一个节奏起伏。

他在罗浮生的侧脸落下一个温柔的吻,想把他扶好的时候,手一放上去,就摸到衣服被汗水浸透一大片,掌心按了按床铺上刚刚他躺过的位置,也有点湿。

沈巍把他扶好靠在床头垫上,转身准备给他拿一套睡衣换下,手却被握住,一回头,就是罗浮生委委屈屈的小眼神。

他很小声地说,“我娘走了,我爹也走了,你别不要我,我不想没人要。”

那是罗浮生埋在心底的不安,是他最真实的想法。

前段时间的冷战似乎把这种不安加剧了。

沈巍反手握回去,重新坐到床边,“你不会没有人要的。”

“我不走,我就是去给你拿套衣服换,好吗?”

罗浮生看着他眼睛里柔和的光,伸手去把眼镜取下去,沈巍下意识闭眼,罗浮生就霸道又蛮横地亲在他眼睛上,给那道他想抓紧的光盖个戳。

“我的。”然后满意地乖乖松手。

“嗯,你的。”沈巍回答。


评论(5)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