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

短平快选手,由着性子来。

【邪簇】等船

今天上前沿讲座的时候老师放了某年的央视国庆专辑,刚好快国庆了,沿着思路写下来,虽然中秋还没过,还是提前祝大家国庆快乐。

本文别名:当采访时遇上网红。

短打,一发完。


当你读到这段话的时候,我正在从回忆里抽调出一些有趣的故事。

我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记者,擅长描述别人远多于说自己,因此写回忆录对我来说更像是在和你们讲故事。

接下来和你们分享的故事,是在机场等一艘船。


具体时间已不可考,大约就是某一年国庆,上头把我们派出去做一个专题,我们那段时间基本上就是在大太阳底下逮着人就问“你幸福吗?”

我们问过很多人,农民、小贩、旅客、便利店老板……素材差不多搜集完的时候我偶然地看到了关根老师,然后就大着胆子上去打扰了。

关老师那个时候在抽烟,一支烟抽到一半,在我们过来的时候掐了,但我们拍完最后也没能把这段放到专题报道里,想看的朋友也不必特意去找了。


说一句题外话,圈外的朋友可能不太了解他,毕竟关老师最红的时候在网络上也不过百万粉丝,他是一位极具特色与天赋的摄影师,以拍摄沙漠闻名,巴丹吉林系列就是他镜头下的代表作之一。


他实在是个很有趣的人。

我们的问题一如既往,他懵了一下,歪头笑着说这个时候我是不是应该说我姓曾。

没见过关老师的人大概很难想象一个三四十多岁的男人回答这个问题时,笑起来眼睛里还有少年意气。他眼里的光,和年龄无关。


关老师当然不姓关,好像也没人知道他姓什么,但肯定不姓曾,因为大家都听过那个网络段子。

而后他轻描淡写地回答说,我幸福啊,兄弟和家里人都活得好好的。

我们拍完了最后一段素材,本着粉丝心态我们请他喝了杯奶茶,要了七分糖。

说是年纪大了就喜欢喝点甜的。


其实国庆的时候我手上有两个项目,预热用的特辑算是准备好了,还有一个各行各业精英的人物采访没做。我坐在他对面犹犹豫豫了很久,被他看出心事来。

他说小姑娘,无功不受禄,你找我是不是还有事?

也不怕被你们笑,我一个奔三的女人被小姑娘这三个字一喊,也生出些少女时期的羞怯来。


最后我们是在奶茶店直接进行的人物采访,相当生活化接地气了。

我印象里最深的三句话,一句在当年采访播出后疯传一时,网络上的大多数文艺青年们好像不引用这句话就没点什么闲得扯淡的青春疼痛了。据我旅行社工作的朋友说,他们那阵子还新开了几条沙漠观光的线。


我问起巴丹吉林组照的灵感。

他说,沙漠让男孩变成男人,让女人变成女孩。


第二句询问他拍照的主题根据什么决定。

感觉里好像多数自由摄影师都会用灵感这个笼统的词来概括,关老师没有,他只说了一个字。

人。

他说他这么多年拍照到现在其实只有两次最好,一次是巴丹吉林,因为他在镜头里看到了格局。

我是外行人,不太明白构图和光影,但具备最基本的审美。我能看出来沙漠里的辽阔和神秘,他的镜头像是在拍一个传说,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还有一次是杭州。

他说了段吴侬软语,大意是让镜头跟着心走,我听口音才知道他是苏杭人。这个回答比起之前那个回答来有点玄,但我想应该是源自关老师对自己家乡的热爱。


第三句和摄影,和我们的采访,都没什么关系了。

关老师低头去看表,和我们说他准备走了。那时候其实也没什么好问的了,跟我过来的摄影也是关老师的真爱粉了,说关老师你真忙啊,不容易。

他看着我们的表情失笑。

他说可不是吗,现在得赶着去机场等船了,有人催着呢。



后续


节目播出后,摄影助理小王特意去刷微博把关老师主页翻出来。他很惊讶,他说姐,你不是说关老师最出名是拍风景照吗?

我说对啊,怎么了?

他说没想到关老师的人像拍得更好。

小王把自己手机递过来给我和另一位摄影一同看他刷出来的最新发布,就在一秒前,定位是大溪地。

屏幕里的荷叶层层叠叠,穿着白衣的少年背对镜头坐在舟上,仰头向阳。


Fin.


图不是在大溪地拍的,看描述你们应该知道是什么内容。


在机场等船,一般来说意味着等不到。

但是我查了百度。

世界上确确实实有这么一个地方——大溪地。这个地方,下了飞机,来接你的是船。

世事无绝对,等得久,说不定也有奇迹。


评论(2)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