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

短平快选手,由着性子来。

【邪簇】就这样 01

趁着最后一天大结局播前开个文。

时间接沙海后,沙海×无证之罪crossover,时间和地点bug请无视。

带严头儿玩,不过是亲情向。无证之罪是拿来给黎小爷刷时髦值用的……

——姓名?

——黎簇。

严良路过的时候,隔着玻璃去看里边正在做笔录的小孩儿,背影有点眼熟。

他摸了摸下巴,从塞满脑子的回忆中抓了个名字出来。

“严头儿。”正在值班的小刘朝严良打了个招呼。

“哎小刘,问你个事儿,”他往柜台上一趴,向着小崽子的方向扬了扬下巴,“黎簇,就里面那小孩,怎么回事啊?”

“嗨,他是来报失踪案的,说是他爸爸出差太久联系不上,找不到人。”

他们在这边正说着,黎簇已经做完笔录,拄着拐杖走出来。

严良看着,眉头纠成一团,抬头纹都出来了。

“黎簇,”他开口喊住小崽子,单手帮他拎起背包一起往外走,“你腿咋回事?”看样子伤得还不轻,严良实在很难想出有什么意外能让人双腿一起受伤。

倒是更接近于被打折了。

小崽子在他跟前笑了笑,“严叔,”他说,“我好着呢,没事。”

这个笑里的味道让严良有种不得力的感觉,片警干了七八年,眼睛一扫就知道人什么德行。

偏偏他也没那身份去拆穿黎簇的谎言,不像是对东子,前妻给他留下的熊孩子起码还能教训一顿。

“行吧,”到嘴的话又被他咽回去,揉了一把小崽子的头毛,“好好复读,碰上事就找人民警察,别再让我像上回一样抓到你逃学了啊。”

但上回哪是他抓的,不过是小崽子后背被划得七零八落跟幅抽象画似的闹进了医院,他作为警察去帮忙查案罢了。

黎簇应了声,看着他那身制服笑得很奇怪。

“成啊,叔,我可是遵纪守法好公民。

黎簇就是这么一个人拄着拐杖去警局报案,再到学校销假上学的,家也没回。

回了又有什么用?他眼下一个半残疾,费力还费时间。

反正黎一鸣都不在了。

和他同班的苏万还不知道这个消息,他在接受难得一见的表扬——关于他二模考试取得的长足进步。

苏万小年青又在心里默默吹了一波自家师父。

“脑子,就得用到正途上来。”

这节给他们上课的刚好是杨精密,正借着苏万的事给自己班里的同学普及一下高考高一分,脚下一千人的大道理。

全班人聚精会神地看着他听讲。

其实准确来说,是看着他靠门边的那个方位走神。

交头接耳没有,面面相觑倒是不少。

班主任老杨同志终于感到不对劲。

“都看什么呢?”

只等他扭头一看。

“老师,”黎簇倚着门边冲杨精密扬了扬手里的礼盒装,“说到做到,一个月就是一个月。”

他回学校的时候还真应了离开前说的最后一句话给杨精密带了保健品,据苏万说杨精密当时看他那眼神复杂得能演上一段年度情感大戏。

少年人腿断血不断,血流泪不流,给三分阳光就能重新笑得春光,哦不,是秋光灿烂。

“我回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

评论(4)

热度(100)